http://www.bjshichuang.com/

抗疫日记 | 在武汉快两个月,每天与时间竞速

时间:4月3日

地点:湖北武汉泰康同济医院

记事人: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员、陆军特色医学中心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康军

“康医生,辛苦了!”刚出红区(污染区,直接接触患者的地方),护理组徐霞老师急忙走过来,一边为我连着四天加班点赞,一边催我赶快回去。她说:“都没见你怎么休息,这样下去,铁人也受不了。”隔着护目镜,我真切感受到同事关切的眼神,颇为感动。

自从医院实行二线住院总值班制度以来,我和蒋东坡主任便开始了“二人转”的工作模式,轮流值守。

▲工作中的康军

四天前(3月31日)凌晨,准备躺下休息,习惯性点开工作群浏览关于患者病程的消息。一声震动,信息显示:4床99岁的老人家情况恶化,严重呼吸衰竭,二氧化碳分压升至102mmHg(动脉血二氧化碳分压是指物理溶解在动脉血中的CO2分子产生的张力。正常值:35-45mmHg)。患者胸片检查显示左肺不张,考虑气道有分泌物阻塞,已行两次床旁支气管镜下吸痰,但因家属犹豫是否采用气管插管通气,现急需第三次吸痰操作。

“我马上来。”夜里2点,考虑到病房无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医生值班,我迅速套上衣服,坐班车赶往医院。

抵达医院,熟练穿好防护装备,我推门走进病区。此时,吸痰抢救的指令已经下达,我立即就位,进行支气管镜操作,经患者气道吸出200ml痰液和分泌物,并证实为气道梗阻。考虑有可能会出现反流误吸的情况,我守着老人观察监护仪相关参数变化,待他有所改善后才离开。接着,挨个巡查了其他患者的情况,一个也马虎不得。

出来时,已凌晨5点半,稍作休息,7点晨起交班。4床家属终于拿定主意,实施气管插管治疗方案。我再次进入红区,与护理队友配合,顺利置管,为老人连接呼吸机进行有创通气。

期间,听说7床的李爷爷要出院了,我走到他的床边道贺:“爷爷,恭喜您,可以回家了。”“谢谢你,康医生。是你们救了我,给了我光和希望,遇见你们,就是我人生的春天。”李爷爷有力地握着我的手,激动地说。

李爷爷今年84岁,是一位60年的老烟枪,患有慢肺阻、矽肺病等基础疾病,感染新冠病毒后,合并出现右侧液气胸,转入我科时呼吸窘迫、生命垂危。蒋主任组织会诊、讨论病情,相较多次提及气管插管、ECMO等有创手段,我们选择采取胸腔闭式引流、无创呼吸机辅助通气等措施进行治疗,最终爷爷病情日渐向好,氧合指数从入科的78mmHg升至350mmHg,两次病毒核酸检测转阴,达到出院标准。

“爷爷,回家一定要戒烟,定期随访,坚持肺功能康复训练。”拉着他的手,我反复提醒爷爷要加强健康管理,不能大意,看到这样高龄濒危的患者能顺利出院,内心的满足和喜悦真的妙不可言。

连续值了两个夜班,突然我一阵头晕,防护服里的衣服已经湿透,但放心不下1床的陈婆婆,距我气管插管建立人工气道已经10天,病情一直反复,坚持和队友交代注意事项后,才回驻地准备休息。

刚眯了一会,下午3点半,又接到队友文良志医生的电话:“1床患者病情突然加重,氧合不能维持,吸氧浓度100%,监测血氧饱和度调至70%,出现心肌损害、心律失常。”我立即起身,再次赶回病房,一路上在电话里与心血管内科方玉强副主任、刘渔凯医生商量病人该如何救治。下车马上换好防护装备,冲入红区,投入战斗,实施了肺复张策略,患者血氧饱和度升至92%,心肌损伤得到了阻断,总算平稳下来。

令我意外感动的是,方玉强副主任也刚值了夜班,收到病人病危的消息,二话没说赶到医院!正是前辈、老师的身体力行,才让我这位后生有了动力!作为一名文职人员,在武汉抗疫快两个月了,每天与时间竞速、抢人,但日子过得有光有希望有意义,已堆积成我生命中不可磨灭的记忆。

重庆晚报·慢新闻爆料邮箱:3159339320@qq.com

——END——

上游新闻·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朱婷 通讯员 谷一 整理 受访者供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