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bjshichuang.com/

诅咒老年人感染病毒!你们咋想的?

■文|邓老师

  1. 没想到在美国,一些年轻人直接把新冠病毒称之为“Boomer Remover”,表达着对老年人的幸灾乐祸。
  2. 中国同样存在养老问题,甚至未来会比美国更严重……
  3. 从突发性来看,疫情是黑天鹅,但世界体系的脆弱性,却是人们视而不见的灰犀牛。

『1、撕裂的美国,撕裂的全世界』

新冠病毒似乎正在撕裂全世界。

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在撕裂,在国家内部,人们也因为价值观而撕裂。有些平时可以说的话,此时如果在同学群、亲友群说出来,可能就会遭到严厉的痛斥。

例如,对方方的日记,有人支持,有人斥之为“负能量”;对欧美疫情爆发是否应该幸灾乐祸,人们也看法对立……

在美国,同样发生了严重的社会撕裂。

大家都知道,感染新冠病毒的死亡率,老年人最高。60至69岁人群的死亡率为3.6%,年龄越大死亡率越高。而10至39岁人群死亡率仅为0.2%。

意大利疫情爆发以后,对80岁以上的老年人,基本是放弃治疗了,这也是医疗资源紧缺之下的无奈选择。

当时还有人调侃说,病毒是不是给意大利濒临崩溃的养老系统减负?当然,这种调侃不同于幸灾乐祸。

没想到的是,在美国,一些年轻人直接把新冠病毒称之为“Boomer Remover”。所谓Boomer,指的是1946-1964年婴儿潮出生的一代人。

这18年间,出生人口高达7600万,而美国目前人口是3.3亿,其中还有很多外来移民,可见这7600万人在美国占多大的分量。而眼下,这个群体是容易被病毒攻击的群体,“Boomer Remover”的意思就是婴儿潮一代的消灭者。

据了解,一些年轻人在twitter上说:

“感谢Covid-19,我早就受够了这群老X。”

几百万条衍生动态和图片,表达着创作者对老年人的幸灾乐祸。

这不代表所有美国年轻人的看法,但也确实反映出,不少年轻人的仇老心态。

这大概是美国老年人完全没有想到的情况。

“我们不断给孩子们讲博爱、灌鸡汤,难道就得来这样的结果吗?”

其实,这些年轻人仇视老人的背后,是经济问题。

『2、美国年轻人为什么仇视老年人』

有个作家弗朗辛·普罗斯说:

“你还在吃社保的爷爷奶奶有什么错?去找萨科乐家族、大银行和科赫兄弟的麻烦吧!”

中国人多数对科赫兄弟不太了解。这对兄弟在2018年的福布斯财富榜上,位列全世界第八。但是他们的公司打死也不上市。

这对兄弟在美国可是非常有名,因为他们立场鲜明地捍卫市场经济,反对福利、管制,是白左的眼中钉、肉中刺。

▲科赫兄弟,美国“科氏工业”的老板之一。减少政府管制、促进自由贸易与自由市场、减税、去监管等是科赫兄弟一贯的保守主义主张,这些论调如今在美国的主流价值观中也已占据了重要地位。

我曾在一个场合见过科赫兄弟中的弟弟。不过我见到他的时候,完全不知道他是超级大富翁,我还以为他只是个普通老板。我的英语口语很烂,也没跟他说过话。听说他住的是200平米的总统套间,我还在心里说:“搞什么!跑中国来装什么富”……

白左作家弗朗辛·普罗斯完全搞错了因果。年轻人对老年人的仇视,完全怪不到科赫兄弟头上。

其实,爷爷奶奶“吃社保”,恰恰是年轻人对老年人充满仇视的原因之一。因为公立社保体系注定低效,所以,当婴儿潮一代进入老年,美国的社保体系负担更加沉重。

无论是加税来维持社保,还是搞通货膨胀来维持社保,负担必然都落在现在的年轻人头上,这使得年轻人认为,老年人都是负担,于是就更容易仇视老年人。

曾经有个媒体群里,有位美女说:“养老怎么是子女的责任呢?养老是社会的责任!”

我当即问她:“养老是社会的责任,承担责任的,不就是别人的子女吗?为什么养老是别人子女的责任,却不是自己子女的责任?”

很显然,“养老是社会的责任”扭曲了责任。人们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地为别人的父母养老呢?公立养老体系,既无效率,还制造了代际隔阂。

平时,这种代际隔阂还没什么,但到了危机时刻,老年人很容易成为牺牲品和人们仇视的对象。

正确的做法,还是应该回到家庭养老、个人养老。因为,父母为子女付出了爱,子女帮助父母养老,才是正常的伦理。

对那些最贫困的老人,则可以通过市场化的慈善机构来帮助他们。

中国同样存在养老问题,甚至未来会比美国更严重,因为中国的老龄化比美国更严重。所以,中国必须对未来的代际冲突提前警惕,并有所准备。公立养老体系千万不要越做越大,应该越做越小。

我之前的文章中也提议过,应该允许年轻人推迟缴纳养老金,推迟到35岁、40岁都可以(点击《年轻人,求求你们,生个孩子吧!》,即可回顾)。

年轻人推迟缴纳养老金,有利于经济发展,经济发展使商品更丰富廉价,这能增强未来的人们养老的能力。

『3、美国的三观教育背离了立国精神』

美国年轻人的不满,还有一个重要的方面,就是他们认为老年人没有能够阻止全球变暖。去年,16岁的瑞典气候女孩格蕾塔·通贝里,就对成人在气候问题上的“不作为”发出“How dare you”的怒吼。在美国,通贝里也有很多粉丝。

这又是白左给自己挖的一个坑。实际上,人类的经济活动对地球气候的影响非常微小,但白左却相信,通过政府干预,可以阻止气候变暖。

他们完全没有想到,年轻人会把“气候变暖”的怨气,撒到他们的身上。

现在美国正在发生的代际撕裂,背后是经济原因,但往更高一层看,是教育的原因。

美国立国之初,国民精神是阳刚的、讲个人责任的,人们相信商业合作是美好的,这也是美国从十三个殖民地发展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根基。

但是今天的美国,白左教育下一代的,却是责任都在资本家、在社会、在商业,政府应该强迫社会承担起责任,限制商业活动来避免全球变暖……

当年轻人接受了整体责任论,学会了敌视商业,一方面,啃老族增多(既然是社会的责任,那么个人就可以逃避责任),另一方面,年轻人又认为,老年人凭着先出生的优势占尽了资源,却没能尽到责任。

仇老的心理,自然而然就产生了。

科赫兄弟是对的,白左才是问题制造者。白左错误的三观,通过公立学校,教给美国的下一代,收获了今天的果。可惜得很,前文所说的作家弗朗辛·普罗斯,却还怪罪科赫兄弟。他可能代表很多白左的看法,也不知道这种迷误还会持续多久。

好在美国有不少科赫兄弟这样的人,他们坚持个体责任,坚持商业精神。他们看起来不知变通,始终跟不上“政治正确”的潮流,但他们才是美国的希望所在。另一方面,美国的白左们,底线也还在很多国家的底线之上。

所以,美国也不至于太糟。

『4、修复三观比修复经济更重要』

一次疫情,让人们发现,世界真是千疮百孔,这才是最值得人们警惕的。

经济体系千疮百孔。

价值观教育千疮百孔。

世界秩序千疮百孔。

国内秩序千疮百孔。

……

疫情是黑天鹅还是灰犀牛?

从突发性来看,疫情是黑天鹅,但世界体系的脆弱性,却是人们视而不见的灰犀牛。

好在一切都还来得及修补。

人类需要一场新的“女娲补天”运动,来修复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。

从经济体系到国际秩序,到三观,都需要修补。

其中重中之重的,是三观。

经济学家米塞斯、凯恩斯这两人,在大多数经济问题上截然对立,但他们都相信一点,那就是:观念决定历史。

经济体系坍塌,那是巨大的灾难,可是如果三观有问题,人们就无法建立健康的经济体系。

中国人没有资格旁观、看笑话。

美国有美国的问题,中国也有中国的问题。世界需要修补,中国也需要修补。

最怕亡羊而不补牢。

甚至还虚骄地认为,“我们根本就没亡羊。”